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脉传承
古孤竹国考
发布时间:2014-08-16
    商周时期,今河北省唐山、秦皇岛、承德以及辽宁省葫芦岛、朝阳地区有三个诸侯方国,分别是令支(今迁安、迁西一带,周朝时由孤竹国分出)、山戎(今承德一带)、孤竹(今河北唐山市以东至辽宁朝阳一带)。其东为孤竹,其西为令支,其北为山戎。令支之西即燕国(今天津蓟县至北京一带),孤竹之南为齐国。
    孤竹,一作觚竹,本荒远之地。《尔雅·释地》:“觚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谓之四荒。”郭璞注:“孤竹在北,北户在南,西王母在西,日下在东,皆四方昏荒之国,次四极者。”邢昺疏:“觚竹者,《汉书·地理志》:‘辽西令支有孤竹城’,是乎?”
    孤竹国君与商王同为子姓,墨胎氏,又作“墨台氏”(墨台,音眉怡)、“墨夷氏”、“默夷氏”或“目夷氏”,炎帝之后。《诗·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史记·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为帝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坠其蛋。简狄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封于商,赐子姓。”《史记·殷本纪》记载:“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南宋郑樵《通志·氏族略》亦云:“墨台氏,子姓”。
    公元前1600年,商汤灭夏桀。成汤十八年(公元前1582年)三月丙寅,分封有功之臣,封孤竹等诸侯国。东汉皇甫谧《帝王世纪》曰:“汤特封墨台氏于孤竹。”宋罗泌《路史》云:“禹台天下,封怡以绍烈山,是为墨台。”“禹封炎帝后姜姓于台,是为默台。成汤元年正月三日丙寅析封孤竹。”《乾隆御批纲鉴》记载:“商王成汤乙未十有八祀春三月,王即位于亳,国号商。大诰诸侯,立禹后及古圣贤之裔,封孤竹(今直隶永平府古孤竹国,神农之后。《史记·索隐》:孤竹君商汤所封。应劭曰:姓墨胎氏)等国有差。”
    唐司马贞《史记·索隐》引应劭曰:(孤竹国)“伯夷之国也,其君姓墨胎氏。”唐李泰《括地志》记载:“孤竹故城在平州卢龙县南十二里,殷时诸侯孤竹国也,姓墨胎氏。”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孤竹城:府西十五里。《世纪》:汤十有八祀,封墨胎氏孤竹国。后九叶孤竹君二子:伯夷、叔齐,以让国逃去。”
    唐司马贞《史记·索隐》:“按其《传》,盖《韩诗外传》及《吕氏春秋》也。其《传》云:孤竹君,是殷汤三月丙寅日所封。”唐张守节《史记·正义》:“殷 汤正月三日丙寅”。近代著名经学家刘师培认为:“《史记·殷本纪》引《汤诰》云:‘维三月,王自至于东郊。’又《伯夷列传》索隐云‘孤竹君,是殷汤三月丙寅所封’,所据当亦古籍。其曰‘三月丙寅’者,为三月十八日,亦与‘三统历’术符。《正义》本作‘殷汤正月三日丙寅’,误。”
    清康熙二年《永平府志·世纪》记载:“汤十有八祀三月,王至东郊,立圣贤古有功者之后,封孤竹等国各有差。”清吴乘权《纲鉴易知录》记载:“商王成汤十月八祀三月,王至东郊,论诸侯功罪,立禹后与古圣贤有功者之后,封孤竹等国各有差。”嘉庆十五年《滦州志》记载:“商汤十有八祀乙未,王至东郊,立圣贤古有功者之后,封孤竹等国,各有差(《索隐》云:汤正月丙寅封支庶墨台氏于孤竹。‘台’一作‘胎’。《括地志》作‘默氏’)。”
    孤竹国君传至第七代墨胎竹猷,号父丁。至第八代名墨胎初,字子朝,号亚微,年老将死,欲立季子叔齐。商纣王六十一年子朝死,叔齐让兄长伯夷,二子皆不肯立而逃到西周。国人立次子为君。时值周文王卒,武王欲伐纣,伯夷、叔齐以为不仁不孝,叩马而谏。及武王平殷纣,伯夷、叔齐耻食周粟,饿死首阳山。其让国仁义之清风,被孔孟所称颂。《庄子·让王》:“昔周之兴,有士二人,处于孤竹,曰伯夷、叔齐。”司马迁《史记》有《伯夷列传》,传颂至今。
    《竹书纪年》记载:“二十一年春正月,诸侯朝周。伯夷、叔齐自孤竹归于周。《史记·夷齐列传》: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
    清康熙二年《永平府志·世纪》记载:“殷之末年,孤竹君之二子伯夷、叔齐让国而逃。”“周武王克殷,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
    清乾隆三十三年《乾隆御批纲鉴·王帝乙》记载:“丙子七祀,周公季历薨,世子昌嗣为西伯(是为周文王)。西伯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幼,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孤竹君之二子伯夷、叔齐,让国不受,闻西伯善养老,往归之。”“周武王:己卯十有三年春(即商纣三十三祀)王即位,国号周。夏四月,王归至丰,诸侯受命于周。殷伯夷、叔齐饿死于首阳山。初,王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及王平殷乱,天下宗周,伯夷、叔齐耻之,隐于首阳,采薇而食之,卒以饿死。(《古史考》:夷齐采薇,野有妇人曰:‘子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于是饿死。)”
    齐桓公二十三年(周惠王十三年、燕庄公二十七年,公元前664年)冬,山戎联合令支伐燕。燕求救于齐,齐桓公率管仲、隰朋北征山戎,灭孤竹、令支,其地与燕。《春秋》:“齐人伐山戎”。左丘明《国语·齐语》:(齐桓公)“遂北伐山戎,刜令支、斩孤竹而南归,海滨诸侯莫敢不来服。”韦昭注:“二国,山戎之与也。刜,击也。斩,伐也。令支,今为县,属辽西,孤竹之城存焉。”
    《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二十三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燕庄公遂送桓公入齐境。桓公曰:‘非天子,诸侯相送不出境,吾不可以无礼于燕。’于是分沟割燕君所至与燕,命燕君复修召公之政,纳贡于周,如成康之时。诸侯闻之,皆从齐。”
    三家注《史记·秦本纪》记载:“成公元年,梁伯、芮伯来朝。齐桓公伐山戎,次于孤竹(《正义》括地志云:孤竹故城在平州卢龙县南十二里,殷时诸侯竹国也)。”
    《管子》:“桓公曰:余乘车之会三,兵车之会六,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北至于孤竹、山戎、秽貉,拘秦[泰]夏。”“北伐孤竹,还存燕公。”“桓公乃北伐令支,下凫之山,斩孤竹,遇[过]山戎。”“北伐山戎,制泠支,斩孤竹,而九夷始听,海滨诸侯莫不来服。”“桓公曰:寡人北伐山戎,过孤竹;西伐大夏,涉流沙,束马悬车,上卑耳之山。”“桓公北伐孤竹,未至卑耳之溪十里,闟然止,瞠然视,援弓将射,引而未敢发也。”“还四年,伐孤竹。”“桓公曰:天下之国,莫强于越,今寡人欲北举事孤竹、离枝,恐越人之至,为此有道乎?……桓公终北举事于孤竹、离枝。越人果至。”
    清康熙二年《永平府志·世纪》记载:“周惠王十有三年冬,齐桓公伐山戎。”《乾隆御批纲鉴》记载:“周惠王丁巳十有三年秋九月庚午朔。齐人伐山戎。山戎伐燕(北燕,召公之后),燕告急于齐。齐侯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嘉庆十五年《滦州志》记载:“惠王十三年丁巳,山戎伐燕,告急于齐。冬,齐桓公伐山戎,次孤竹还。”
    孤竹国从受封到灭亡历时918年。
    孤竹国都城本当在孤竹境内,但前后汉史料皆谓孤竹城在令支县。《汉书·地理志》:辽西郡“令支,有孤竹城。莽曰令氏亭。肥如,玄水东入濡水。濡水南入海阳。又有卢水,南入玄。莽曰肥而。”颜师古注引应劭曰:“故伯夷国,今有孤竹城。”
    《后汉书·郡国志》:辽西郡城五:“阳乐、海阳、令支(有孤竹城)、肥如、临渝”。海阳县,当今滦县东及乐亭县一带;肥如县当今卢龙县一带;令支,当今迁安、迁西一带;阳乐、临渝县当今抚宁、昌黎、秦皇岛一带。
    《晋书·地理志》:辽西郡“统县三:阳乐、肥如、海阳。”九家注《晋书》辽西郡:“辽西人见有浮棺,欲破之。语曰:我孤竹君(原落‘子’字)也,汝破我何为?因为立祠焉。祠在山上,城在山侧。肥如县南十二里,水之会也。案《郡国志》:孤竹城属令支。《晋书·地理志》无此县,故附郡。”
    《魏书·地形志》:辽西郡“肥如:二汉、晋属,有孤竹山祠、揭石、武王祠、令支城、荒山、濡河。”令支城当在今迁安市西。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濡水“又东南流,经令支县故城东,王莽之令氏亭也。秦始皇二十二年,分燕置辽西郡,令支隶焉。(杨守敬按:汉县并属辽西郡,后汉、魏、晋陷,后魏废。《地形志》:肥如有令支城。在今迁安县南。)《魏氏土地记》曰:肥如城西十里,有濡水,南流经孤竹城西,左合玄水。”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令支城在府东北。春秋时山戎属国也。晋省县,而城不废。《水经注》:濡水东南经令支故城。旧《志》云:城盖在迁安县东也。令支城在府东北。《金志》云:安喜废县,即汉令支故城。近《志》:城在迁安县东北二十里。是也。”清杨守敬《水经注疏》记载:“令支,在今永平府东北。”疑有误。肥如在今卢龙县正北,令支岂能又至卢龙县东北耶?清洪亮吉《乾隆府厅州县图志》记载:“迁安县:令支故城在县西。”
    唐杜佑《通典》记载:“平州,今理卢龙县。殷时孤竹国。春秋山戎、肥子二国地也。今卢龙县,有古孤竹城,伯夷、叔齐之国也。”
    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记载:“卢龙县。本汉肥如县也,属辽西郡。应劭曰:“肥子奔燕,封于此。”唐武德三年省临渝,移平州置此,仍改肥如县为卢龙县,复隋开皇之旧名。令支城,汉县,属辽西郡,废城在今县界。孤竹城,在今县东,殷之诸侯,即伯夷、叔齐之国。又按《县道记》云:‘孤竹城,在肥如县南十二里。’《史记》谓:‘齐桓公伐山戎,北至孤竹。’又《隋图经》云:‘孤竹城,汉灵帝时,辽西太守廉翻梦人曰:孤竹君之子,伯夷之弟,辽海漂吾棺,闻君仁善,愿见藏覆。明日,水际见浮棺于津,收之,乃为改葬,吏人嗤笑者,皆无疾而死。’今改葬所尚存,祠在山下极岩。朝鲜城,即殷箕子受封之地,今有废城。”
    明景泰七年《寰宇通志》记载:“孤竹古城,在府城西十五里洞山下。殷孤竹国君所封地。元时有夷齐庙遗址尚存。”天顺五年《大明一统志》记载:“孤竹国,在府城西一十五里。殷孤竹国君所封之地。”弘治十四年《永平府志》记载:“孤竹国,在府城西北一十八里。殷墨胎氏所封之地。按《地理志》云,在辽西令支县。”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孤竹城:府西十五里。《汉志》注令支县有孤竹城。《括地志》:孤竹古城在卢龙城南十二里,今故迹已不可考。城或后人所筑,而冠以古名云。”“洞山,在府西十五里。《地志集略》:肥水之西,洞山之北,地称险固。是也。或以为即古孤竹山。《水经注》:孤竹祠,在山上,城在山侧。今山阴,即古孤竹城。《志》云:孤竹山在城西北二十里,其相近有双子山,孤竹长君墓在焉,一名长君山。又西有马鞭山,孤竹少君墓在焉,一名少君山。府西北二十五里又有团子山,孤竹次君墓在焉,一名次君山。皆洞山之支麓矣。《迁安县志》:县东十八里有团山,圆秀如覆釜,一名釜山。即团子山也。”
    清洪亮吉《乾隆府厅州县图志》记载:“卢龙县:孤竹山,在县西十五里。孤竹国城在其阴。”“孤竹城在县南。”前面说孤竹山、孤竹城在县西,后面说孤竹城在县南,两种说法互相矛盾。
    孤竹城当在孤竹国界,因而《汉书》、《后汉书》皆谓“令支有孤竹城”,值得质疑,孤竹城怎么会到令支界呢?孤竹城位于肥如、令支两县之交界处,可能两汉时令支地界东移所致。唐李泰《括地志》“孤竹古城在卢龙城南十二里”的说法也值得推敲,是把肥如县治误作新昌(卢龙)县治所致(两地相差三十里)。清杨守敬称令支城在今迁安县南。清同治十二年《迁安县志》记载:“邑在汉为令支县,属辽西郡。《汉书·地理志》‘令支县有孤竹城’。盖商之孤竹国,周之令支、孤竹二国地也。”“令支城:《水经注》濡水东南流经令支县故城东。府旧志:‘令支城在县东’。似亦近之。”孤竹西与令支交界,卢龙县城西北距迁安县城四十里。今卢龙与迁安县界,并非孤竹与令支分界线,令支县界应该距离今卢龙更近。清同治十二年《迁安县志》对于“令支县有孤竹城”的说法体提出质疑:“东南至分属岭,与卢龙县接壤二十里,又东南至府城四十里。”“孤竹城,《括地志》‘孤竹古城在卢龙城南十二里’。今南无其迹。而祠在府城西二十里滦河之滨、洞山之阴。岂汉之令支尚辖至此耶?”
    孤竹故城在今何处?明景泰七年《寰宇通志》记载:“孤竹故城,在府城西十五里洞山下。元时有夷齐庙遗址尚存。”“伯夷叔齐庙,旧在府治西漆河之滨。”天顺五年《大明一统志》记载:“孤竹国,在府城西一十五里。殷孤竹国君所封之地。”弘治十四年《永平府志》记载:“清节庙,旧在府治西北十八里漆河之滨,即古孤竹国城,祀伯夷、叔齐也。”万历二十七年《永平府志》记载:“清节庙,旧在城东北隅。景泰五年知府张茂移建于孤竹城,成化七年知府王玺奏准赐额清节。”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洞山,在府西十五里。《地志集略》:肥水之西,洞山之北,地称险固。是也。或以为即古孤竹山。《水经注》:孤竹祠,在山上,城在山侧。今山阴即古孤竹城。《志》云:孤竹山在城西北二十里,其相近有双子山,孤竹长君墓在焉,一名长君山。又西有马鞭山,孤竹少君墓在焉,一名少君山。府西北二十五里又有团子山,孤竹次君墓在焉,一名次君山。皆洞山之支麓矣。《迁安县志》:县东十八里有团山,圆秀如覆釜,一名釜山,即团子山也。”清康熙初永平太守彭士圣《重修清节祠碑记》记载:“至顺元年颁庙额曰‘清圣古庙’,久废。曾移于郡城内东北隅,为明洪武九年郡丞梅珪所建,未几复废。景泰五年,郡守张茂乃重建于孤竹故城。”清圣祖御制诗《夷齐庙诗序》说:“永平府治西,夷齐庙在焉。滦水经其前,清风台峙其后,倚严俯流,足以登眺。”清高宗御制《夷齐庙诗序》说得更明白:“卢龙孤竹城,夷齐庙在焉。”即夷齐庙在孤竹城内,当时夷齐庙尚存,古貌依然。雍正十三年《畿辅通志》记载:“孤竹故城,在府城南。《括地志》:孤竹故城在卢龙城南十二里。《文献通考》平州:殷时孤竹国地。今卢龙县有孤竹城,伯夷、叔齐之国也。”
    清朝鲜使者入燕,途经永平府,游览夷齐庙,作以详细记载。道光十二年(1832)朝鲜冬至兼谢恩使金景善《燕辕直指·出疆录》有《夷齐庙记》,其文曰:“自首阳山,循山趾益北行数里,见松林郁然,有一小城,而制甚朴古,以土筑之,不杂砖石。城南门上题曰孤竹城,其下曰贤人旧里。城内有夷齐庙。”咸丰六年(1856)清朝鲜使者达城徐庆淳公善《梦经堂日史编·五花沿笔》记载:“入孤竹城。城门扁曰‘仁宅义路’,又曰‘贤人旧里’,又曰‘孤竹城’,即古孤竹国之墟也。夷齐庙正门揭清节门。墙暨石碑刻‘清风百世’、‘到今称圣’、‘忠臣孝子’、‘古今师范’、‘天地纲常’、‘清风可挹’等字。门右石碑刻致祭文曰:‘上命致祭昭义清惠公伯夷、崇让仁惠公叔齐之神曰:惟神逊国全仁,谏伐尊义。为圣之清,千古无二。怀仰高风,曰笃不忘。庸修岁祀,永范纲常。尚飨。庙中安二位塑像。伯夷衣绛在东,叔齐衣青在西,皆衮服冕冠,手执青圭,足蹑赤舃,容貌大略相似。”清朝鲜人《赴燕日记·往还日记》记载:“舟渡青龙河,又舟渡滦河,三十里抵夷齐庙。庙在首阳山之东,周廧如城门,楣刻‘孤竹城’三字。庙有楼门,正堂奉伯叔塑像,俱一榻而坐,珠冕袍笏,俨然其仪。河越边有孤竹君祠,不过数间屋子矣。”民国二十年《卢龙县志》记载:“清节祠,在孤竹故城,旧址无考(明洪武九年同知梅珪移建于府城内东北隅。景泰五年知府张茂复建于孤竹故城,在府城西北二十里)。”道光二十二年重刊《嘉庆重修一统志》记载:“孤竹山,在卢龙县西。《水经注》:孤竹祠在山上,城在山侧。肥如县南十二里,水之会也。旧志:洞山,古孤竹山也。距城西十五里。其□(山票)有洞。孤竹国城在其阴。”“孤竹城,在卢龙县南。《汉书·地理志》:令支县有孤竹城。《水经注》:元水西南经孤竹故城北,孤竹国也。城在山侧,肥如县南十二里。按《水经注》,孤竹城在濡口之东,元水之南。《旧志》谓在县西十五里。转在滦河之西。盖后人所附会者也。”
    纵观诸家所云,孤竹古城当在今卢龙县西北夷齐庙旧址。
孤竹国疆域,商朝时东至高丽国界(即箕子所封之国,今朝鲜半岛)。《旧唐书·裴矩传》记载:“时高丽遣使先通于突厥……。矩因奏曰:‘高丽之地,本孤竹国也,周代以之封箕子,汉时分为三郡,晋氏亦统辽东。’”周朝时东至今辽宁省锦州、朝阳一带,辖域约略同于秦汉时期辽西郡。唐杜佑《通典》记载:“营州,今理柳城县。殷时为孤竹国地。”《辽史·地理志》记载:“兴中府,古孤竹国。汉柳城县地。慕容邈以柳城之北,龙山之商,福德之地,乃筑龙城,构宫庙,改柳城为龙城县,遂迁都,号曰和龙宫。”北宋欧阳忞《舆地广记》记载:“营州,商时孤竹国地。春秋时属山戎。战国属燕。秦属辽西郡。”唐营州、辽兴中府在今辽宁朝阳一带。1973年,辽宁喀喇沁左旗蒙古族自治县北洞村出土的商代晚期铜罍上铜窑铸有“孤竹”铭文。明嘉靖十六年《辽东志》记载:“广宁前屯卫:在辽阳城西九百六十里。商为孤竹国。”嘉靖四十五年《全辽志》记载:“义州卫:在辽阳城西四百二十里。商及周初为孤竹国之地。”“广宁前屯卫:在辽阳城西九百六十里。商为孤竹国。”清康熙二十一年《锦州府志》记载:“宁远州:金汤海阳。商孤竹国地。”1931年臧励和编《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解释:“孤竹:古国名。神农之后。今直隶卢龙县至热河朝阳县一带之地。《史记·索隐》:孤竹君,商汤所封。应劭曰姓墨胎氏。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孤竹山:在直隶卢龙县西。《水经注》:孤竹祠在山上,城在山侧。”“孤竹城:在直隶卢龙县南。《水经注》:元[玄]水西南经孤竹故城北。孤竹国也。按《水经注》孤竹城在濡口之东,元水之南。旧志谓在县西十五里。转在滦河之西。盖后人所附会者也。”
上一页:冀东文艺三枝花下一页:滦州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