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脉传承
滦州起义
发布时间:2014-08-16
20世纪初,清政府对外出卖主权,对内搜刮人民。劳动人民不甘压榨,多次举兵反抗。1901到1910年间,自发的反清人民斗争达近千次,卷入战斗的群众近千万人(据上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辛亥革命》)。滦州的东邻昌黎县乡民曾聚众捣毁盐局,北邻迁安民众曾痛打知县,西邻丰润组成了华北救命军。后期的义和团运动以扫清灭洋为宗旨,其中大师兄张洪一直在滦州北部坚持反政府斗争,蒋庄蒋卫平先生与宋教仁、吴禄贞、蓝天蔚等1907年在奉天(今沈阳)建立中国同盟会辽宁支部,被称为“东方圣人”、“关东大侠”,吴、蓝二人都是后来策动滦州起义的核心人物。
    八国联军由天津东下时,滦州属必经之地。军所到之处,且扶植痞棍,横行霸道,“民教相仇,酿成巨案”。滦境内的统治者,只顾维持其摇摇欲坠的统治,无暇顾及百姓生存。天灾频生无人过问,仅自光绪九年(1883年)以后滦境东南频河地区竟有480余村被水湮没。沧桑改易,民无栖止,境内饥荒,富庶气象荡然无存。其它地区更显荒沙汗漫,春苦风而夏苦雨,十年九不收(据民国《滦县志》)。 
    张绍曾认为吴禄贞一死,“应援断绝”,“尽成泡影”,“铤而走险,徒取败亡”;另一方面,他又轻信于清廷所颁布的《十九信条》,认为“朝廷锐意维新,定卜可达希望”,因此,交出兵权,避居天津(后被政敌所害)。滦州兵谏宣告失败。
    参与滦州兵谏的王金铭、施从云、冯玉祥等人,早在进驻滦州之前(1907年)就组建了“武学研究会”。名曰读书,实在传播革命思想,联络同志,密图举事。研究会的声望日增,引起协统潘榘楹的怀疑。恰在此时,研究会收到寄自长春的“山东同乡会”简章。而研究会会员多为山东籍人,于是立即改“研究会”为“山东同乡会”。祖籍山东的潘榘楹不仅消除了疑心,且自任同乡会会长。王金铭等为会内干事,施从云、冯玉祥等为会外干事。凡山东籍官兵皆为会员,部分他省人也做了名义会员。他们借同乡会活动的机会继续宣传革命思想,原有的“武学研究会”名亡实存。同乡会先后派人到奉天、北京、天津、唐山、滦州各地活动,“暗作革命机关”。在二十镇驻扎滦州以后,革命的火源进入滦州。
    中国同盟会十分关心滦州的革命活动,曾派北方总代表王葆真四次来滦,条陈大计,疏通领事,筹集经费,力主屐起义,推翻满清。在他离开滦州时,留下四条意见,(大意)①袁世凯对滦州早有戒心,应十分警惕;②要矢志革命,见义勇为,谋定后动,决策制胜。③联络民军,游击作战,广结声源。④驻滦军第三营管带张建功靠不住。实践中,证明上述意见都是正确的。
    在清末混乱的政局之下,武昌起义成功,驻滦革命分子深受鼓舞。 1911年11月24日,武昌起义军政府胡鄂公(湖北江凌人,辛亥革命时任军政府高等侦探科长)应邀抵津,与共和会的孙谏声(山东诸城人,曾发起成立铁血会,密谋反清,暴露后潜入新军二十镇任队官)、白雅雨(江苏通州人,名铺昆,天津共和会会长)等共同策划北方革命。12月15日,胡鄂公同孙谋声等6人由津抵滦,肯定了滦州起义之必要,并确定施从云为司令,王金铭、张建功为军政府正副大都督,同时联络了二十八路英雄,刻制了 “北方革命军政府大都督”和“总司令”印信。 
    1911年的滦州形势,巳引起反动势力的重视。为策动起义,天津共和会先通过私情稳脚滦州,胡鄂公回津后又派员赴滦调查。会长白雅雨几经坎坷亲赴滦州,以坨子头为中心四出活动,昼夜宣传。
    滦州警务长张注东本属开明新派。据此,白雅雨等于12月29日带20余人直入曹务所 (今滦县老城西街路北邮局院内)游说张注东,张欣然应命并自愿引白赴州简(滦县人民政府旧址)劝降知州朱佑葆。白等见朱,开诚布公,晓以大义。朱当即应允,并议定“自今日起以滦州衙署为北方革命军政府驻地,凡各税款一律交军政府以做军需”,并命张注东领兵丁四人去永平盐务局滦州第三区征收局,清查账目,上缴款项。
    白雅雨等携款离州衙,往北关师范学校面见王金铭、施从云。同时他们还争取了省咨议局议员李津舟、裴廷楹等人,约在天津响应,购置军火,以备补充。此时,驻坨子头的共和会同志只知白雅雨等由津抵滦,不知其工作进展之顺利,当探知白等己入北关师范时误认为被反动军官扣押,于是集兵入城,准备牺牲以救。双方见面后才转惊为喜。值此,形成北方革命协会与滦州新军的正式会合。
    按计划,滦州起义爆发后,滦州革命军编为第五军,鄂湘、宁皖、徐州、烟台、秦晋分别为第一、二、三、四、六军。大计巳定,各地多有联络。靳广隆(任丘起义领袖)、王治增 (通州起义领袖)等都曾派人来滦联系。丁开璋等人联络的“关东响马”也有百人陆续来滦;山东烟台义军准备从秦皇岛登陆。“滦州起义”事机巳熟,万难久待。于是王金铭亲赴海阳,与驻在该地的第八十标三营管带冯玉祥密谈起义具体事宜。
    王金铭从冯玉祥处回到滦州后,及时向白雅雨、石敬亭、凌钺、鹿钟麟、韩复榘等报告海阳之行的结果,决定宣布滦州独立。 
    1911年12月30日晚,以王金铭、施从云、冯玉祥3人的名义给清廷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上海和议代表伍廷芳、唐绍义和驻天津的直隶省咨议局齐发通电,申明“全体主张共和”乃“人心所向,非兵力之可阻”“非共和难免人民之涂炭,难免外人之干涉”。又派共和会驻滦州代表李孝通赴津给胡鄂公送信,要求北方革命协会立即派人来滦指导革命。
    31日,王金铭等将滦州独立的决定告知本标标统岳兆麟,争取他一道革命。岳表示“革命危险”,叹嘘不已。并且于次日凌晨逃往开平,向通永镇总兵王怀庆告密。王闻讯即电告袁世凯。袁见电后一面派王怀庆到滦州“便宜行事”进行宣抚,一面调兵镇压起义。 
    1912年1月1日,王怀庆按袁旨意赴滦州,企图利用与王金钮 (王金铭之兄)、施从滨(施从云之兄)的旧交说服王、施放弃独立,王金铭严词驳斥:“清廷误国殃民,罪已昭著。海内义士,同举义旗,凡有血气者皆当振臂兴起,光我民族……我辈宣言独立词义正大,心之所至,万死不辞(《辛亥革命》六第348页)。现在,大都督的位置让给你,若是不受也休想走得!”一时众人将王怀庆围住,排长张振甲则以枪相逼,当夜凌钺等人又带领炸弹队到王怀庆下榻的滦州车站福德恒客栈晓以大义,以示高压。终使王怀庆欣然“答应”举兵起义,并愿就任大都督之职。
    次日,王金铭率众官佐到滦州车站(在今老站)迎接王怀庆进城拜印宣誓就职。行至车站南一里的紫金山附近,王怀庆策马西逃,直奔开平。王跑到通永镇署后,立即配合袁世凯派来的军队在开平、雷庄一线布下重兵,并拆除铁轨,以阻义军西进。
    鉴于岳兆麟、王怀庆二人先后生变,义军提前于1912年1月2日在滦州成立北方革命军政府。推王金铭为大都督,施从云为总司令,张建功为副都督,冯玉祥为总参谋长,白雅雨为参谋长,周文海、张良坤为秘书长,朱佑葆为民政部长,孙谏声为军务部长兼财政部长,凌钺为外交部长,张注东为警务处长,其余军政长官均加新职。
    1912年1月8日,正式宣布滦州独立。州衙大门摘下龙旗,挂上军政府牌匾。同时草拟发布了“警告直隶同胞”等十二个布告和对内、对外宣言以及给各国领事馆的照会。
    宣布滦州独立的当天,州城内的各商号悬挂白旗,以示反正。四街醒目处均书“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大汉滦州光复”以示废止宣统年号。青壮年皆以剪掉发辫为荣。军政府布告州民,申明约束,废除苛捐;禁止非刑,解放民众。通告各国公使:“邻国友邦,严守中立,凡义军未起前之条约自应遵守不违……”。各国使馆推俄国领事为代表来滦,表示承认滦州军政府为交战团体。
    1月4日,王金铭、施从云率队誓师并向清廷发出声讨檄文,指斥清廷专制“肆彼淫威,滥施杀戮”,本政府位置滦州,即日振旅京津、廓清余孽,“大江南北,巳遍竖共和之旗”,警告清廷休要“蝗臂挡车,投卵击石”。誓罢,王金铭伏地向环立义军叩首。白雅雨等相继演说。
    宣布起义后,不见烟台民军动静,也不见冯玉祥等部前来会师(事后知冯玉祥被袁世凯拘禁海阳),遂于4日下午扣留火车,令士兵轻装,准备乘夜车西进,直取京津。傍晚,正待登车出发时,在车站拿获了化装乡民企图出逃的三营督队官李德胜。从他身上搜出副都督张建功(三营管带)密送王怀庆的军事情报。王金铭一面关押了李德胜,一面通知张建功速来北关。张建功知其阴谋败露,便公开叛变,命其所辖的三营兵分两路进攻义军,一路在城外布防向一、二营侧面攻击,一路在城内凭垛口向一、二营正面射击。
    这一突然事变,打乱了义军预定部署,急命王鸿升、石敬亭二人率队还击。在义军打击下,城外叛军死伤过半,余部逃入城内固守。一、二营也颇有伤亡,一营队官葛盛臣于东门外阵亡。郭凤山力劝张建功投降未应,自堕城而死。张建功遂关闭城门,大肆搜捕义军。孙谋声被搜出后,张谎说带其出城,行至城西南角被杀害。孙的随行人员李秉祥宁死不屈,竟被挖去心肝;张振甲被张建功断指剜眼后又塞尸滦河冰窟……。
    双方激战到晚8点多钟,义军仍未攻下州城。王金铭、施从云等决定放弃滦州,执行西进计划。当军车行至雷庄东约8里处,发现铁轨被拆,全军下车奋勇迎战。布防在雷庄的除王怀庆所部淮军外,还有袁世凯调来的清军第三镇第六协第十二标的三个营。其中二营探防队长谭庆林部夹在革命军和清军中间,因两面挨打,而鸣号停战。革命军以为敌人求降,遂鸣号同意暂停。清军误认为革命军求降亦鸣号停战,并要革命军代表前去议和。王金铭、施从云轻信敌言,前往敌阵议和,在敌阵前历数清廷罪恶,王怀庆唯恐动摇军心尸立命杀之L1月5日,王、施等多人就义于雷庄。白雅雨突出重围,欲赴天津再图大举,不幸在古冶被清军抓捕。在刑场上,白雅雨拒绝下跪,被王怀庆砍断双腿和头颅。就义前曾赋诗,
      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 
      革命当流血,成功总在天。 
      身同草木朽,魂随日月旋。
      耿耿此心志,仰望白云间。 
      悠悠我心忧,苍天不见怜。 
      希望后起者,同志气相连。 
      此身虽死了,千古美名传! 
    滦州起义,“这样一个在帝制势力的重圃下生长起来的革命运动,因为本身的脆弱,领袖人物的幼稚与急躁,以及奸人的诈骗破坏,终于瓦解,成为一场悲痛的失败”(冯玉祥《我的生活》)。
    滦州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因滦州迫近京津,大大动摇了清朝军心,大长了甫方士气”。(王昆仑,见1982年9月16日《人民日报》)滦州起义是辛亥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对整个革命运动起了推动和促成的作用,在1936年的《国民政府令》中曾以“辛亥光复,发韧千武昌,而滦州一役实促其成”高度评价滦州起义。这次起义之后,使清廷深知其大势已去,恐惧日深。终于在一年之后土崩瓦解,结束了清朝200多年的封建统洽。
                                                     文章出处:滦县吧
上一页:古孤竹国考下一页:北魏朝鲜县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