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脉传承
读《焦作市志》有感
发布时间:2014-08-16
据2005年5月版《焦作市志(1987-2000)》上卷第49页载:
(1996年) 6月3日14时30分,江泽民同志一行来到孟县韩园。孟县县委书记李孟顺将韩愈研究会副会长、孟县博物馆馆长尚振明介绍给江泽民同志。尚振明边介绍韩园概况边陪着江泽民同志参观。江泽民同志兴致勃勃地看着楹联和韩愈塑像,并不时和尚振明探讨韩愈的生平。江泽民同志说,关于韩愈的祖籍问题,在学术争论上已有几说,什么时候确立韩愈是孟州人士的。尚振明回答说,这是1983年首届国际韩愈生平学术研讨会上确立的。从此结束了关于韩愈祖籍问题的长期争论。
在韩愈像背后,江泽民同志一边看着介绍韩愈一生的碑文一边对尚振明说,我早就读过韩愈的作品,其中有一首《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的诗写得很好。说着,江泽民同志依据一句地吟诵起来:“一封朝奏九重天,又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随后,江泽民同志参观了韩愈墓前千年古柏“唐柏双奇”,称赞韩愈墓前的碑文写得好刻得也好,有“铁笔银钩”之韵。江泽民同志还兴致勃勃地参观了碑廊。回程又至韩愈像前时,江泽民分别和孟县、焦作市、河南省、中央部委的领导和军队首长合影留念。
临别韩愈,李孟顺请江泽民同志留下墨宝,江泽民同志笑着说,忘了“签到”了,我来签个到,挥笔题名。
江泽民同志离开韩园,向下一个考察地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赶去。
据颇有学术造诣的吴泽人(即王保成,河南省修武县五里原人,现任修武县档案史志局副局长兼修武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分析,从这段记载上我们可以看出三个问题:
第一,“江泽民同志说,关于韩愈的祖籍问题,在学术争论上已有几说,什么时候确立韩愈是孟州人士的。”说明江泽民同志对韩愈故里早已存在的争论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他对韩愈故里在孟县提出了质疑。
第二,“尚振明回答说,这是1983年首届国际韩愈生平学术研讨会上确立的,从此结束了关于韩愈祖籍问题的长期争论。”而实际情况相信每一个人都心里有数,如此地武断,如此地胆大,恐怕在焦作学术界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第三,“江泽民同志笑着说,忘了‘签到’了,我来签个到,挥笔题名。”从中可以看出江泽民同志的慎重态度,他仅仅是题名,而且他的题名是“签到”式,即“江泽民 某年某月某日于某地”。至此,今天韩园的领导人题名匾的来历想必大家都清楚了。
吴泽人的分析切中肯綮,笔者再补充一点,为守住韩愈祖籍孟州说,尚振明等人拿出不是事实的“事实”(如修武某某人说韩愈与修武没有任何联系、河北昌黎某某人说韩愈与河北昌黎没有任何联系、辽宁朝阳某某人说韩愈与辽宁朝阳没有任何联系云云),却说别处之韩是“虚拟”,韩愈祖籍孟州是“不争”的事实,使韩愈祖籍之争“划上了句号”。既违背事实,欲强行堵别人的嘴,又有“精神胜利法”之嫌,无形中使韩愈祖籍孟州说的真实性大打折扣。
上一页:零距离接触河北昌黎韩愈酿酒有限公司下一页:剖析无聊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