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脉传承
剖析无聊的回答
发布时间:2014-08-16
有一搜狐博客名曰“夜郎在座 清茶一壶天地间”于 2008年7月1日上传了一篇《无聊的回答》,称“天下雨,闲着无聊,打开博客瞎看,在吴泽人博客里发现了一位昌黎张玉万先生的博客,关于韩愈故里,打开看看,发现这位张玉万先生的博客里关于韩愈故里、韩愈文化的文章很多,但他的一个观点就是韩愈是昌黎人,当然人家也没让咱回答什么,闲着也是闲着,瞎写几段,回答一位不知道、也没有要求我回答问题人的问题。”
看完《无聊的回答》,总体感觉其语文水平太差。
  谈到《昌黎,韩愈的故里》,夜郎在座猜测我“一定读过金毓黻先生主篇的《东北通史》”。什么叫“主篇”?令人莫名其妙。应该是“主编”。按《现代汉语》的解释:①负责编辑工作的主要责任。②编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夜郎在座称“金先生专门因为韩愈故里为昌黎写一篇《韩昌黎先生本贯考》”。并引用了其文,然后说“此话虽然说地难听,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地”,用错了,应为“得”,因为“难听”是“说”的补语。从文史角度上讲,肯定是不对的,类似于金先生的旧说,并不能证明其绝对正确,也不能抵销近年来新的考证结果。夜郎在座又说“轻言今昌黎即古昌黎,并把今昌黎说为韩愈的故里,其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遗笑天下吗?”“其”,应为“岂”。搜狐网友于7月2日17:00评论:“确实是无聊的回答,上下两处用‘其不是’(应该是‘岂不是’)还笑话人家专家学者‘误人子弟’。”于是,夜郎在座于7月2日17:55将两处“其不是”的“其”改成了“岂”,岂知错处太多,但改不胜改。“冒天下之大不韪”,用错了。按《汉语成语小词典》解释:冒:冒犯。韪:是,对。(常和否定词连用)大不韪:最大的不是。去干普天下的人都认为不对的事情。指不顾舆论的谴责而去干坏事。我但愿相信夜郎在座也知道和我没仇没恨,只是不了解这个成语的确切含义而已,不太可能认为我写了两篇文史小文章就是“去干普天下的人都认为不对的事情”,“不顾舆论的谴责而去干坏事”。不是“遗笑”,而应该是“贻笑”,按《新华字典》解释:贻:①赠给。②遗留:贻害。贻笑大方。
   谈到《人教社认可“韩愈祖籍河北昌黎”》,夜郎在座称人教社“我们所谓的专家和学者,你们就没有好好读几本关于的历史的书啊。”别说口气大不大,谦虚不谦虚,从语法上讲,“关于的”,现代汉语中不存在。指代相矛盾,到底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二人称?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能是一回事吗?夜郎在座说昌黎县是“一个韩愈死后几百年才成立的县”,我可以明确地说:全中国还没有第二个人这样说。夜郎在座敢说的精神在某种程度上是值得学习的,但要下结论,必须了解情况,否则,根本就没见过、摸过古代昌黎地方文献,只根据听说来的关于“昌黎”二字的几句话,来代替大量地方史志的阅读和研究,讽刺别人“天大的笑话”就正好成了讽刺自己的妙词。至于“竞敢叫这种笑话成为了现实,真所谓,无不知道用什么词了”,更是不通。“竞敢”应该是“竟敢”。“无不”,双重否定,实际上是肯定。那就是知道用什么词了,与夜郎在座的本意正好南辕北辙。
    最后,夜郎在座希望我们的专家学者们“不要误人子弟”。(哈哈)不过,我倒是劝夜郎在座改改名称。因为从语文角度来说,《汉语成语小词典》是这样解释“夜郎”的:“夜郎:汉朝时我国西南部的一个王国。《汉书·西南夷列传》里说,夜郎的面积只有汉朝一个州那么大,但有一次夜郎王却问汉朝使臣说:汉朝与夜郎哪一个大?后用‘夜郎自大’比喻人无知而又狂妄自大。”
 
上一页:读《焦作市志》有感下一页:转贴:韩愈